中国足球史上十大奇葩政策第三个是实在不能忍

新规的出台引来不少争议。但其实,相比起之前的中国足球曾出现的各种奇葩政策,今年的两大政策也算不上啥。

下面,我们盘点下中国足球曾出台的十项奇葩政策,看看什么叫天生段子手。反正前三条,是让人实在不能忍了…

强制上年轻球员的政策已有先例。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2005年足协规定,凡是没有国奥队球员的球队,每场比赛20岁以下的上场球员不得少于两名,否则0:3判负!

规则一出,各俱乐部叫苦不迭,唯独深圳队技高一筹——规定出台的第一场联赛,深圳队在比赛进行到九十分钟时果断换上小将张辛昕,一分钟后用另一小将黎斐将其换下,完美适应规则。

本着一花独放不是春,要让联赛更激烈的精神,2004年足协下发转会规定:如果一支球队已经拥有4名或者4名以上的国脚,将不得引进国脚级球员。

但当时国家队集训队员如走马灯般,到底如何定义“国脚”?俱乐部表示:你才是国脚!你全家都是国脚!最后该政策的下场也是标准结局:不了了之。

2009年联赛结束,联赛收入锐减,足协年初许诺的赛季分红眼看泡汤,某啤酒品牌赞助商仗义出手:按既定分红额度,全部以啤酒兑现!

很快,各俱乐部收到了年度分红,每队790件啤酒。一时间各俱乐部、天天喝啤酒,夜夜小烧烤,好不自在。

2007年,中超不景气,联赛上座率堪忧。有鉴于此,足协下达规定,中超场均上座人数低于5000和1万人的俱乐部,年终联赛分红中分别扣除10%和5%。

为了避免损失,凑够上座率,各俱乐部免费看球、组织看球、大发赠票的举措如雨后春笋,终于在那一年为联赛换来了还说得过去的上座率。

为了冲击世界杯,中国足协在2001年-2002年和2004年-2005年曾两次宣布取消职业联赛升降级,以全力为国家队护航。

由于没有了升级的欲望和降级的危险,联赛质量明显下降,各队无欲无求,安心赚外快,赛场成为了假赌黑疯狂生长的沃土。而取消升降级要面临的难题,在下赛季才真正到来——

2003年甲A,由于上一年取消了升降级,足协推出开创性排名规则:上赛季排名乘以0.5,再加上本年度排名作为最终排名。

最后一轮,重庆队天津队争夺最后一个保级名额。此时重庆队惊奇地发现,本年度自己排名已定,而如果最后一轮输给青岛队,就有机会让青岛队积分超越天津队,从而使天津队排名下降一位,使自己两年的排名超过天津队。于是重庆队开场就先干三杯为敬,早早0:3落后了,把这道数学难题丢给了足协。

为避免“输球保级”的尴尬发生,足协只能做足手段让夺冠热门上海中远队最后一轮输给天津队,以上海队丢冠的代价让天津队保级。

2002年的甲A联赛中规定,两队如果积分相同,胜负关系和净胜球也相同,就将通过抽牌比大小的方式确定最终名次。

最后,深圳队和北京队积分相同,在足协办公室通过抽牌的方式最终决定谁是联赛亚军。最终,一开两瞪眼,大小定江山,北京国安抽得梅花J,深圳队抽到黑桃Q,以一点优势夺取亚军。

1999年全国足球乙级联赛,毅腾连铁和绵阳丰谷并列第二,需通过抽签来决定升级的名额。对抽签颇有心得的足协当时想出的方法是:两队赌单双,然后各在0-9之间写1个数字,看两个数字相加是单还是双,单数则毅腾晋级,双数绵阳晋级。

最终,两队代表都写了9(6)。在毅腾代表表示自己写的是9后,绵阳队代表机智地表示自己写的也是9。最终,二九十八,绵阳晋级!才反应过来的毅腾代表怒骂:你这TM明明是6!!双方吵成一团,最终足协还是宣布绵阳队升级。

1990年全国足球锦标赛中,使用了“每场比赛必须决出胜负,两队相同积分时客场进球一个算两个”的奇葩规则。

北京对天津的比赛中,北京队主场1:0小胜天津;在天津主场,两队88分钟战成1:1。按规则,北京队即便再丢一球也能晋级,天津队必须至少再进两球才能晋级。因此,当时情况是:天津队希望保住平局,将比赛拖入加时以获得更多时间;北京队为在常规时间内结束比赛,希望天津再入一球。

于是临近比赛结束时,北京门将直接弃门而出,北京后卫转身倒戈,而天津球员则堵在北京队门前,奋力挡住北京队射自家门。 最终,成功熬到加时赛的天津队也未能再进两个,北京队成功晋级。

80年代,大洋洲豪门新西兰曾经依靠两记头球击败中国队,其简单粗暴的打法令中国足球大受启发,定下了国足走身体流路线的大计。为鼓励新打法的推广,打造具有特色的“中国头球队”,当年的联赛实行开创足坛新纪元的规定:联赛中头球进球一个算俩!

一时间,联赛中各路前锋单刀不射,到门前也要把球挑起来顶头球,成为一道奇景。该规定也在实行一年后就宣布取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