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汉表达差异说一说

从汉语的表达习惯来看,句子一般不宜写得太长,修饰成分过多或过长会造成喧宾夺主、语义含混。我们先看一看这句话的直译:

它同样适用于将历史仅仅看作是对历史材料来源的内部的和外部的批评的传统历史学家,和把历史研究活动等同于具体研究方法的社会科学历史学家。

这样的译文倒是很忠实,但在表达上却不像是中文,译者译的时候费劲,读者读的时候也费劲。现在我们把译文调整一下:

它同样适用于传统历史学家和社会科学历史学家,传统历史学家(或前者)将历史仅仅看作是对历史材料来源的内部的和外部的批评,社会科学历史学家(或后者)把历史研究活动等同于具体的研究方法。

很显然,调整后的译文给人更清楚、更顺畅的感觉。很巧的是,它与改写后的英语句子结构上更加接近,这说明汉语不需要通过复杂的结构提高表达水平,只要意思清楚、正确,表达方式上可以有更多的自由。

2.英语多长句,汉语多短句。由于英语重结构,汉语重语义,英语句子往往比较长,汉语句子则常常比较短。这一点上述例句的翻译已经表现得很清楚。弄清这一区别之后,翻译时会理所当然地摆脱原文的束缚,争取一定的主动,这便是钱钟书先生所说的“getthemeaning,forgetthewords”(得意忘言)。要想顺利完成这种形式上的转变,关键是要做好对英语长句的结构分析,把长句按意群切分成若干个小段。请看下面的例句:

这句线个单词。从结构上讲,它是主句(theydonot…)+并列谓语(anddonot…)+宾语从句(howableanunderprivilegedyoungstermight…)+条件状语从句(hadhe…);它有四层意思:不能…因此不能…会有多大的才干…如果…。根据对这个句子的结构分析和语义分析,我们可以把它切分成四个小段:

例如,它们不能弥补巨大的社会不公,因此不能说明一个物质条件差的年轻人会有多大才干,如果他在较好的环境中长大。

这样的译文可以说已经很清楚,汉语也基本过得去,但仔细检查一下。我们仍然发现汉语表达中还有英语的影子,那就是表示条件的“如果…”放在句子最后不大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接下来我们就要讲一讲英语与汉语在这个方面的差异。

3.英语多前重心,汉语多后重心。所谓前重心是先说结果后说细节。后重心则是先说细节后说结果。由于汉语多把重心放在后面,上述译文应该修改成:…一个物质条件差的年轻人,如果在较好的环境中长大,会有多大才干。下面我们再看一例:

根据句子结构和语义分析,这个句子可分成五段:主句(Thereisno…)+从句(whether…)+后置定语(peculiarto…)+选择性并列从句(or…)+后置定语(appropriateto…)。从语义上讲,主句讲的是结果,从句说的是细节。根据汉语的表达习惯,中文译文的表达顺序与原文正好相反:

方法论是指一般的历史研究中特有的概念,还是指历史研究中各个具体领域适用的研究方法,人们对此意见不一。

如果按英语的表达顺序来翻译,中文简直无法通顺。由于不了解其中的道理,有的考生在翻译这句话的时候只好歪曲“thereisnoagreement”的意思,一厢情愿地译为“没有人同意”。“没有哪个赞成意见”等等,整个译文情屈聱牙,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可见不了解语言表达上的差异会带来多么大的危害。

4.英语多被动,汉语多主动。稍微细心一点的人都会发现,英语里面经常使用被动结构,而汉语里却很少使用被动结构。面对这一矛盾,我们当然不能将每一个被动结构都机械地照翻,一定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适当的处理。现在我们看下面的例子:

这个句子有三个被动结构:…isimagined…,…becompared…,…berequired…。第一个被动结构的后面有动作的发出者,这种被动有时只要把动作发出者提到前面就可以变成主动:itisimaginedbymanythat…=manyimaginethat…因此译起来也比较容易:“许多人认为…”这属于被动改主动的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是汉语不需做任何改动就能将被动译成主动,句中第二个被动结构就属于这种情况,becomparedwith可以直接译为“与…相比较”,因为“与…被比较”在汉语里显然是错误的。第三种情况则需要对整个句子做很大的调整才能正确处理好:句中第三个被动结构后面虽然有介词by引导动作发出者,但简单地交换主语和宾语的位置显然行不通,这种情况通常是由于词的使用造成的,如代词they到底指什么?动词required在句中究竟是什么意思?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了解英汉两种语言在用词上的差异。

5.英语多代词,汉语多名词。在前面所举的例子当中,除③之外,其余均有代词出现:①中有it,②中有they,④中则有it和they,这说明英语常使用代词。汉语虽然也使用代词,但使用频率明显不如英语高。翻译时为了弄清句子的确切含义,不知道代词的指代情况往往是不行的,因为不明白主语是什么时谓语动词的意思往往也无法确定,弄错了代词的所指更会使译文受到影响。如①中的it指前文提到的fal1acy(谬误),②中的they指的是文中谈论的test(测试),④中的it是形式主语,they则指前面提到的“theseprocesses”,而“theseprocesses”确切他说是指上文所说的“theprocessofthesemenofscience”(这些科学家的思维过程)。由于这些代词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译成汉语时往往必须还原为名词,这看起来是加大了翻译的难度,实际上却是在考查你对句子的理解,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们要善于从文章中寻找线索,把句子的确切含义表达出来。现在我们看例④的中文翻译:

许多人认为:普通人的思维活动根本无法和科学家的思维过程相比较,他们并认为这些(科学家的)思维过程必须经过某种专门训练才能掌握。

注意代词they译成了名词“…思维过程”;berequired译成了“掌握”,不但被动没有了,而且词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时我们就自然会想到英汉表达的下一个区别。

6.英语多引申,汉语多推理。如require一词在英译汉句子中经常出现。我们的感觉是,这个词明明认识,却不知道它的确切含义,或者是明确知道它不是我们已经了解的那个词义。其中原因可能很复杂,但英语中的两句俗语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启迪:一句是“Youknowawordbythecompanyitkeeps”(要知道一个词的意思就要看它周围是什么词);另一句是“Wordsdonothavemeaning,butpeoplehavemeaningforthem”(词本无义,义随人生)。也就是说,词在特定的环境中往往会产生新的含义。从原作者的角度来说,这个新的词义一般都是原有词义的引申;从翻译者的角度来看,这个引申便变成了推理。下面我们看一个例子:

“recreate”词典上解释为“重新创造”和“娱乐”,但无论是“重新创造”还是“娱乐”都不符合句子的意思,因为历史既不能“重新创造”也不能“娱乐”“thesignificanteventsofthepast”(过去的重大历史事件)。从常识上判断,recreate译成“再现”比较符合客观事实;因此这句话应译成:

尽管关于历史的定义和历史学家几乎一样多,现代实践最符合这样一种定义,即把历吏看作是对过去重大历史事件的再现和解释。

注意代词one译成了名词“定义”。英语为什么用one,汉语为什么用“定义”,这又涉及到两种语言在表达上的另外一个区别。

7.英语多查化,汉语多重复。前面讲过英语重结构、汉语重语义,这一差别导致了两种语言在表达相同概念时的差异:英语要么改变表达方式,要么换一个不同的词,如上面刚刚提到的one便是用代词代替名词,以避免重复使用definition一词,例①中的view…as和equate…with其实都是指“认为”或“把…看作是”,例③中的historicalwork和historicalinquiry实际上都是“历史研究”的意思;译成汉语时则不一定要有这种变化,该重复时就重复,只要意思正确就行。前面各个例句中的译文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重复现象,这便是最好的例证。下面我们看英汉表达的最后一个区别。

8.英语多抽象,汉语多具体。所谓抽象实际上是指一些让人似懂非懂的表达方法,英译汉如果都是一看就明白的句子,那便失去了考这种题型的意义,所以考生感觉到很多英译汉句子都比较抽象是很正常的,而翻译的最终目的是让人明白句子的意思,因此译文中不能出现让人似懂非懂的表达。从这个意义上讲,的确是英语中抽象的内容多,汉语中具体的内容多。请看下面的句子:

这句话有三个地方比较抽象:一是consequence,二是respectedideas,三是forthebetterpartofadecade。首先我们看一看consequence,它的词典意思是“后果、结果”,用这个词义来说明cosmicinflation(宇宙膨胀说)似乎没有切中要害,因为文章告诉我们它是从BigBang(大爆炸论)发展起来的一种观点,确切他说应该是一种“推论”;respectedideas给人感觉好象可意会不可言传,因为“受尊敬的理论”显然不是清楚明白的中文,“公认的理论”才会让人一目了然:至于forthebetterpartofadecade,首先better一词用得比较怪,根据“youknowawordbythecompanyitkeeps”原则,我们应该从part和decade两个词推出better在此相当于greater,而“十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又是什么意思呢?用“Getthemeaning,forgetthewords”的办法我们便可以得到一个地道的中文表达:“七八年”。下面是整句话的翻译:宇宙膨胀虽然听似奇特,但它是基本粒子物理学中一些公认理论在科学上看来可信的推论,七八年来许多天体物理学家一直认为这一学说是正确的。

将抽象变为具体需要有深厚的英语和汉语功底,只有用心学习、反复实践的人才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