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出售切尔西?蓝军切尔西阿布时代陷危局

新赛季开始以来,切尔西老板阿布未在俱乐部公开露面,日前有传闻称俄罗斯富豪希望以30亿镑的价格出售这家伦敦俱乐部。《彭博社》为我们带来了详细报道……

8月下旬的一场英超比赛,切尔西在斯坦福桥战胜了伦敦德比对手阿森纳。这场比赛,切尔西球迷在高层看台上拉起了一个长达40英尺的横幅,上面写着“罗曼帝国”,而且横幅上面也出现了俱乐部老板、俄罗斯亿万富豪阿布的形象。他们在看台上同时也高喊着“罗曼帝国”这样的口号。在这个横幅的下方是另外一个横幅,上面则写着“15年,15个冠军”。但是,这场焦点战,阿布并没有出现在斯坦福桥球场。事实上,从今年春天开始,由于英国政府未能更新阿布的签证,他就没有再出现在伦敦。在此之前,英国政府指责俄罗斯在自己的土地上使用致命的神经毒剂以对付一名间谍,伦敦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陷入了紧张。

2003年,阿布以1.4亿镑的价格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切尔西,自那之后,他为俱乐部已经投资了超过11亿镑资金。自1955年以来,切尔西都未能赢得英格兰顶级联赛的冠军,阿布的入主完全改变了这一局面。阿布对切尔西俱乐部的巨额投资掀起了英超俱乐部之间的“军备竞赛”。在某些方面,这和美国本土的俱乐部模式相似,引进天才球员并获得冠军,然后出售商品和媒体权利谋利。但和那些美国老板不同的是,阿布看起来并没有因为积少成多的巨额损失而烦恼。2010年英超新规实施之后,阿布才不得不面对支出上限。对阵阿森纳的比赛,切尔西球迷嘲笑阿森纳称“我们赢得了一切”,而阿森纳球迷则回击称“你们的一切都是买来的”。

切尔西球迷依然热爱为俱乐部花费了大量资金的老板,尽管英国政府对克里姆林宫进行了反击。现在,阿布考虑出售切尔西俱乐部,他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签证问题感到失望,而且他还担心美国政府扩大对俄罗斯富豪的制裁并将目标瞄向自己。据了解谈判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阿布已经拒绝了对切尔西23亿美元的报价,尽管这会创下任何运动项目俱乐部的世界纪录。今年初,阿布聘请了雷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全部或者出售切尔西俱乐部进行了咨询,而雷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商业银行。一位消息人士称,如果出售切尔西俱乐部的线亿镑的收入。阿布方面的代表拒绝对此事进行置评,并坚称所有的沟通都需要通过他的律师,但即使是他的律师也拒绝置评。

阿布从石油和金属矿产中攫取了147亿美元的财富,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冷战2.0时代,这一地位让他处在了腹背受敌的情况之下。不仅仅是阿布在英国的签证迟迟未能通过,根据伦敦当地移民律师的说法,在寻求惩罚普京方法的时候,英国官员似乎在处理大多数俄罗斯人的签证申请时都故意放慢脚步。与此同时,英国政府正在审查以伦敦为基地的俄罗斯人的财富,而且立法者也可以将俄罗斯现金的流入定性为国家安全问题。

英国负责安全和经济犯罪的国务大臣本-华莱士表示:“我们应该问些棘手的问题,而且我们已经在过去12个月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一直都保留着取消这些签证的权利。我们有能力简单的说:‘不,谢谢!你并不受欢迎’。”

阿布可以说是最神秘的俄罗斯富豪,他已经有超过10年时间没有接受任何采访。在一份电子邮件中,阿布的发言人约翰-曼恩(John Man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确切的说,他已经有12.5年没有接受采访了。”

阿布在科罗拉多州的阿斯彭、法国南部、莫斯科、纽约、圣巴茨以及特拉维夫都购置了房产,他经常乘坐的是一架喷气式飞机。尽管如此,阿布仍是“伦敦格勒”的化身,人们给英国首都取了这样的绰号是因为那里有着很多富有的俄罗斯人。

在肯辛顿距离俄罗斯驻英国大使馆只有几墙之隔的地方,阿布花费9000万镑购置了豪宅。2016年,阿布在豪宅上的花费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获准将自己的豪宅扩大为2000平方英尺,这让他扩展了自己称之为“寒碜”的游泳池并且增加了一个地下游泳池和“员工宿舍”。阿布7个孩子中的5个都在英国接受教育。

阿布的处境让居住在伦敦的所有俄罗斯富豪感到了一些寒意,居住在伦敦,为尤科斯石油公司工作的俄罗斯律师迪米特里-戈洛波夫(Dmitry Gololobov)说:“这就像往政府内部丢了一颗手榴弹,没有人知道后果是什么样的。每个人都希望规避在英国居住的风险,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审查的。”

面对英国政府的拖延,阿布撤回了自己的签证申请。5月28日,他的湾流G650公务机降落在了特拉维夫,他在那里的Neve Tzedek社区有一处房产。阿布是俄罗斯犹太人事业的主要捐助者,也是以色列十多家初创科技企业以及风险投资公司的资助者。两天之后,阿布离开了以色列并且获得了该国护照,这可以让他免签前往英国最多6个月的时间,不过,目前还不清楚他何时申请以色列公民身份。阿布的举动立即让自己成为以色列国内最为富有的人,离开以色列的第二天,切尔西宣布暂停扩建斯坦福桥球场的计划,理由是“不利的投资环境”。

布拉格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专家Mark Galeotti说:“阿布花费金钱给自己买了一个特定的入场券或者说是英国社会的名片,但是他在英国足球界出人头地的一些期望并没有完全实现。由于他高调的和克里姆林宫联系在一起,针对普京的这场战役会让他牵连在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可能觉得自己并不值得留在英国。”

作为欧洲的金融中心,伦敦对于金融行业的监管比较宽松,这吸引国际投资者寻找应对国内动荡的对冲措施。但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伦敦具有特殊的吸引力。从莫斯科飞往伦敦只需要4个小时,这里的税收比巴黎更低,而且有着很多著名的私立学校,追求社会地位的俄罗斯人可以将自己送到这里接受教育。官方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底,俄罗斯人在英国有着220亿镑的资产,但这并不包括那些离岸实体所拥有的资产。根据反腐败运动人士估计,过去20年间,大约有1000亿镑的资金从俄罗斯涌入英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俄罗斯在英国的人口为6.6万人,但其他方面的估计称,俄罗斯在英国的人口甚至达到了15万之多。每个俄罗斯人来到英国,他们都会在五星级的格罗夫纳酒店举行初次亮相的舞会,不过2018年这个传统活动已经被取消,因为太多的参与者都有着签证问题。俄罗斯人在英国开了提供高端罗宋汤的餐馆,并且生产了稳定数量的电视节目和纪录片。伊顿广场吸引了很多俄罗斯人,他们称之为红场。

直到最近,伦敦也是俄罗斯债券和股票的销售目的地。到去年年底的时候,俄罗斯和前苏联国家共有超过100家企业在伦敦股票交易所上市,这些企业的市值达到了大约5500亿镑。这些企业包括了Evraz Plc,阿布拥有这个俄罗斯钢铁业巨头30%的股份。2008-14年间,英国政府批准了大约700个投资者签证,这些人必须拥有100万镑以上的资金,而且必须保证过去三个月这些资金为自己所有。在资金的取得方式上,这些资金可以是接受捐赠,也可以是从英国金融机构的借款。这一方案非常受欢迎,但到2014年年底的时候,英国政府将资金门槛提升到了200万镑,并且禁止进行借款。

上世纪90年代,阿布在俄罗斯政坛的动荡中取得了亿万富翁的地位。据2004年阿布的传记《阿布:从一无所有到亿万富翁》透露,阿布在两岁的时候成为孤儿,在搬到莫斯科和自己的祖母一起居住之前,他在俄罗斯北部城市乌赫塔被自己的叔叔抚养。在苏联解体之前,阿布离开了大学,他通过在市场摊位上出售玩偶赚了第一桶金。

到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阿布已经成为一位年轻但雄心勃勃的石油贸易商。1995年,在俄罗斯国有资产私有化的过程中,阿布和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联手收购了石油公司西布尼特(Boris Berezovsky)。当时,别列佐夫斯基是一位杰出的寡头政治家,作为自己政治小圈子的一部分,他对时任总统叶利钦施加了巨大的影响。这个小圈子包括了叶利钦的女儿塔季扬娜、经济顾问亚历山大-沃洛欣以及最终加入的阿布。作为别列佐夫斯基非常亲密的朋友,亚历克斯-戈德法布称,1999年10月,当叶利钦权衡选择谁将成为自己的接班人时,别列佐夫斯基安排阿布前往圣彼得堡出席了普京的生日宴会,当时普京刚刚成为俄罗斯总理。之所以安排阿布前往圣彼得堡,别列佐夫斯基是希望知道普京周围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根据戈德法布的说法,阿布得到了普京的信任。他说:“阿布有助于普京获得权力,他比其他寡头都更加接近普京,而这些寡头只能在自食其力的情况下仍需保持忠诚。”

别列佐夫斯基最终和克里姆林宫闹翻并逃往英国,2011年,他在伦敦起诉阿布称对方侵占了自己50亿美元,理由是阿布骗取了他在西布尼特以及俄罗斯铝业巨头Rusal的股份。在法庭证词中,别列佐夫斯基出示了阿布在克里姆林宫出入的照片。他声称在普京2000年成为俄罗斯总统不久之前,阿布为其购买了一艘价值5000万美元的游艇,然后他又帮助普京挑选了内阁成员。别列佐夫斯基最终输掉了官司,但主审法官得出结论,那就是阿布有接近普京的“特权”。

2003年,在俄罗斯偏远地区楚科塔上空的一架直升机里,阿布罕见的接受了《彭博社》的采访,他称:“我在克里姆林宫有着一些朋友,他们过去或者现在正在任职。”2005年,俄罗斯政府允许阿布将西布尼特以13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至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那时,阿布已经完成了收购切尔西,分析家认为,出售西布尼特是一个保险策略,以免普京像对待其他寡头那样对阿布施加压力。

今年3月4日,伦敦警方接到求助电线岁的谢尔盖-斯克里帕尔以及他的女儿尤利娅,当他们到达伦敦西南部小镇索尔兹伯里时,尤利娅已经口吐白沫倒在了一个长凳上。这件事发生之后,英国民众对俄罗斯的情绪急转直下。斯克里帕尔是前俄罗斯军事情报官员,也曾在英国军情六处担任双重间谍,从2010年开始,他就悄然生活在英国。斯克里帕尔最终幸存了下来,但一位英国妇女却因为暴露在神经毒剂之下而死亡,这是一种被称为Novichok的军用神经毒剂。英国当局判断数千人有暴露在这种神经毒剂下的风险。

斯克里帕尔遭遇投毒8天之后,另外一名俄罗斯商人尼古拉-格鲁什科夫(Nikolai Glushkov)被发现死在伦敦家中,脖子上有明显勒痕,反恐警察将这起事件定性为谋杀。英国政府审查了和俄罗斯有关的14名其他人的死亡事件,这其中包括了别列佐夫斯基,2013年,他在伦敦外的家中被发现疑似自杀身亡。

为了惩罚俄罗斯队斯克里帕尔的袭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迅速采取行动,她宣布加强航班安全检查,政府高官和王室一起世界杯并且驱逐了23名俄罗斯外交官。不久之前,英国检察官指控两名俄罗斯人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实施了对斯克里帕尔的袭击。但他们声称自己只是前往索尔兹伯里进行游玩,俄罗斯政府断然否认自己参与了此事。

今年5月,特蕾莎-梅处在了非常大的压力之下,因为她需要对俄罗斯展开行动,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政府宣称将对投资者签证计划进行重新审查。从那个时候开始,针对俄罗斯人的签证计划就几乎处在停滞状态。

英国安全大臣华莱士表示,英国欢迎“合法”的俄罗斯投资者,但他呼吁西方盟友共同努力制止俄罗斯在世界各地的“恶意”行为。美国对俄罗斯的打击力度更大,但也更讲究策略。今年4月,美国政府宣布制裁了7名俄罗斯寡头,禁止他们和美国有商业往来。

据和阿布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俄罗斯人正在重新组合自己的资产,以防美国对自己进行制裁。十几年来,阿布和两个合伙人Alexander Abramov及Alexander Frolov共同持有Evraz公司,但在9月份,他将股权分割并投入到另外一个独立的公司。与此同时,阿布将自己持有的克里斯潘投资公司0.05%的股份出售给了自己长期合伙人David Davidovich,让自己持有的股份变成了49.95%。如果被批准的话,由于阿布持有该公司的股份不足50%,这可以避免他被自动纳入审查名单,而且简化股权结构能够减少给他的合伙人造成影响的风险。

如果阿布对切尔西大刀阔斧的变革标志着“伦敦格勒”的开端,那么《戈德曼家族》这部电视剧的上映有可能在某一天被视为他在英国的生活即将结束。这部电视剧根据米莎-格伦尼(Misha Glenny)的同名非小说类书籍改变,讲述了一个出生在俄罗斯,在英国受过教育的金融家如何卷入伦敦之外的有组织犯罪。这部电视剧第一季在今年1月和2月上映,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之作,人们也开始呼吁政府打击首都存在的“黑钱”。

在纸面上,英国政府确实已经开展了行动,他们通过立法赋予了政府一定权力,这允许政府在一定情况下冻结资产,并对指控侵犯人权的人实施签证禁令。

了解阿布的人称,如果这一切因素导致他放弃切尔西,那么他不会因此感到开心,因为他已经着迷于这支球队。在纽约的时候,阿布会出现在市中心的一家名为传奇的体育酒吧和球迷们一起观看切尔西的比赛。当然,他的保镖会潜伏在酒吧的某处。阿布的一位密友称:“当你走进他的家里或者游艇,你会看到几乎所有房间都有电视,而且几乎所有电视都在播放球赛。”

阿布对切尔西的巨额支出伴随着的是非传统的风格。很多俱乐部老板观看比赛的时候都西装革履,坐在管理层的包厢里,但切尔西老板通常穿着牛仔裤和自己的朋友出现在私人包厢。过去4年时间,相比阿布刚刚收购切尔西俱乐部,阿布出现在球场内的次数有些减少,但是对于一位俱乐部老板来说偶尔出现在训练基地观看训练课,这是非同寻常的事情。

阿布积极管理着切尔西俱乐部,据一位曾参与面试教练的人称,阿布会考虑转会选择并面试未来的主教练,有时他会让这些教练从地下通道来到他在肯辛顿的家里,以免他们被媒体曝光。阿布对于主教练的更换可以说已经成为传奇,今年7月,当萨里替代孔蒂成为切尔西主教练时,意大利人成为他入主蓝军15年来第11位主教练。

阿布在切尔西俱乐部唯一没有做到的事情就是赚取利润,在这15年时间里,俱乐部只有一个财年宣布有税前利润,这发生在2014年。但是,对于阿布来说,俱乐部的盈利永远都不是重点,尽管他出售俱乐部的话可能会获得可观的利润。合作伙伴称,阿布将切尔西俱乐部视作一个打造属于自己传奇事业的机会,但看来他珍视的东西可能会故意避开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