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死角的男孩

我热爱绘画,也喜爱足球运动,足球运动员不是每一场比赛都可以发挥出自身的特点,绘画和足球运动有着相似之处,有时在画画时,我们需要一点点的“状态”。

美术班里有很多孩子能画出优秀的作品。可是,偶尔他们也会有状态不佳的时候。在我的众多孩子里,有一个孩子每节课都可以完成得非常出色,美术课他几乎一节不落,他的每一幅绘画作品在我的眼里都是“无死角”的。

我们俩刚见面时,他不怎么爱说话。偶尔我会对他的画面提出要求时,他只会用自己的画笔向我“回答”,从不拒绝。除了我提出的要求外,很多时候他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完成。就这样,渐渐地他开始展露出自己的性格。他也有男孩子的调皮的一面,但更多时候他会保持安静,尤其在绘画时,他会默默地低着头,当他抬起头看向我的时候,这意味着他的绘画时间结束了。有时,我看着他的画面,用手指一指空着的地方,对他说:“这里有点空,应该再加点儿什么”。几分钟后他会拿着我们俩彼此都满意的“答卷”结束这堂有趣的美术课。

这些绘画都是小郝同学读二年级下半学期时的内容。现在回忆那时我的教学方式,我认为自己犯了很多的错误,为了结果我忽略了孩子的心理教育……

《动漫人物》是一个系列课程,需要用8周的时间完成四组绘画。当小郝同学画到第二幅时,他终于对我说:“老师,我不想画这个了……”。

小郝同学的班级里当时有5个孩子,其中有四位给我的感受是“心理成熟”,这几位孩子不像是读二年级的,倒像是读四年级,五年级的孩子。他们在我的面前从不打闹,非常的理智,让我误以为他们应该需要画得更像,再加上他们的父母也认同他们的绘画,致使我迎合了家长,忽略了孩子……

当《动漫人物》来到第五节课,我问他:“你想画什么,想用什么工具画”?他回答:“我想用水墨工具画画”。我便给了他国画纸,勾线笔和彩墨,他像往常一样,低下头便开始了,一直等到他抬起头为止。也正是从这节课开始,我才真正地认识了郝佳麒。

这是《动漫人物》的最后一个课题,我依旧问他想画什么?他照旧选择了水墨工具,参考图片进行了写生。这幅绘画只有腿的部分我为他做了一些简单的指导。

从那之后,对于这个孩子我不再“迎合”他的家长,而他也不需要再“迎合”我的要求。小郝同学像所有的男孩子那样,描绘着“打仗的游戏”,画着自己的愿望。这幅画面表达的意思是我们围困住了敌人的城堡。

教师节的那天,当其他孩子都在描绘自己的老师的面容时,他却表达了老师在教室上课的情景。

这本是一节国庆主题的手抄报,很多孩子可能会画出,国旗,标志性建筑和文字等。但他却从阅兵仪式这里得到灵感,选择利用军事主题来展现祖国的力量。当然,战争和军事主题也是小郝同学这个时期表达最多的内容。

即使是画古城门楼的写生,他也要利用好这空白的地方实现他这个阶段的“愿望”,城门楼子的顶上盘踞着一只走兽,这可能是屋檐上的雕像模仿着奥特曼那样,变身了。

这组作品是2020年暑期的课堂绘画。这段时期的绘画是写生与想象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的,写生课居多。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与他半年多没有相见,应该是课堂内容的“限制”,在他的绘画里“战争游戏”开始渐渐地消失了。

虽然他的绘画表现依旧还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可是除了想象力的部分,他的线条表达是最令我开心的。与前一年的动漫人物的绘画相比较,现在的线条更加的自由。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郝同学的绘画表达不仅越来越像了,他还在“努力的”去尝试着表达物体的体积感。

这幅绘画是上个月的课题,在绘画开始前,我将前一周《帆船》的绘画为孩子们进行了点评。当我表扬了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位孩子的创造力时,我看到他仿佛茅塞顿开,两只眼睛闪烁着光芒紧盯着我,像是在说:“你怎么不早说呢,我也可以啊”。于是菜刀和白菜背后的厨具就这样想象了出来。

这堂课,西兰花的主角让他硬生生的“变”成了餐桌一角,左边书里的内容依然是再打仗,窗子的想象部分是这幅画面最生动的地方。

画面右边的部分是蔬菜写生,画面左边的部分是小郝同学“创造”的一个米老鼠牌的煤气灶和郝佳麒牌的油烟机。

对于爱画画,勤于思考的孩子,我从来不担心他们的画面构图,他们画着画着就开始自我注意了。很多家长都会担心我的孩子画的小怎么办?他为什么不画在纸里面,非要画出去?为什么不画在中间?等等多到令你不知该怎样回答才能让他们满意的答案。对于如何绞尽脑汁回答这些问题,我更关注每一位孩子绘画的情趣,内容的表达,线条的自由,想象的传达。

这堂课,我只和孩子们说了画红椒需要注意的要点,以及怎样利用水彩笔涂出体积感。剩下的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他们才是这张画纸的主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